剧情介绍>电视剧>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 更新时间:2016-04-29 07:26:20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

主  演:朱泳腾 张殿伦 叶倩倩

曾 用 名:药侠传奇

外 文 名:

导  演:黄伟杰

编  剧:

地  区:内地

语  言:汉语

年  份:2015

类  别:战争年代

每集长度:40分钟

总 集 数:42集 剧情更至第22

播出时间:2017年4月13日

电 视 台:贵州卫视 河南卫视

播放说明:

相关影视:伪装者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剧情简介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剧情介绍: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剧情介绍:一九三一年,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三省,东北很快就沦陷,全国人民表示哀痛,并由此掀起一场热烈的爱国热潮。
在河北沧州,叶宗寿是神洲武馆的一代宗师,他痛恨日本人,拥有着爱国情操,他自创的独门秘制治伤灵药“金创散”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日本关东军为了得到金创散将叶宗寿给暗杀了,叶宗寿写下遗嘱将金创散的秘方一分为二给了
魏鸿生和长子叶善群一。魏、叶本来是水火不容,各自拿着一半药方继续制药,只可惜药效远不如从前。日本人山本、中村勾结警察局局长杨士轩企图夺取药方,最后叶、魏两家为了守住中国人自己的药方终于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和日本人进行了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较量,最终将山本击毙,中村等落荒而逃,杨士轩也得到应有的惩罚。

第1集
1931年,沧州,许多中国人掀起抗日卫国浪潮,来自神州武馆的魏启明当街赠送几箱金创药以及一叠大洋给一支抗日组织,许多百姓拍手叫好支持魏启明的义举,一伙日本人闻讯而至阻拦抗日组织搬走金创药,魏启明当众与日本人发生冲突,日本人仗着人多势众围攻魏启明,紧急关头同样来自神州武馆的叶正楠天神下凡打败所有日本人。看热闹的百姓们无不拍手称快,一伙警察闻讯而至逮捕魏叶二人。警局大厅,魏父拜访高队长,为了救出儿子魏启明以及叶正楠,魏父送了一坛神州武馆制做的药酒,神州武馆在沧州声名赫赫,高队长如获至宝收下药酒释放叶魏二人。神州武馆厅堂,叶父怒斥叶正楠闹事与日本人结下梁子,馆主叶大爷赏罚分明没有责备叶正楠,日本人狼子野心企图侵占中国,叶大爷心知叶正楠不到万不得已自然不会轻易去招惹日本人。一名自称姓刘的商人拜访叶大爷,叶正楠忽然想起在街上见过刘先生,当时刘先生站在人群中观看叶正楠与日本人决斗,叶正楠回想完脑海中的场景出其不意从刘先生手下人身上夺下几把手枪。叶大爷从叶正楠手中接过一把手枪细看,手枪为日产非国产,叶大爷一眼识出刘先生是日本人,刘先生暴露身份只得以真面目示人,他的真名叫山本,此番前来意在与神州武馆进行金创药买卖。神州武馆的金创药声名在外,山本欲从神州武馆进购大量金创药,叶大爷猜到山本想将金创药运送到战场上治疗日本伤员,日本人入侵中国大地引来绝大部份中国人仇视,叶大爷拒绝与身为日本人的山本生意往来,山本恼羞成怒与叶大爷比武,叶大爷虽然一大把年纪已经过了壮年时期,但依然宝刀未老轻而易举战胜山本。入夜,两名蒙面人潜入神州武馆意图盗取金创药,魏父有所察觉及时现身赶走两名蒙面人,叶大爷猜测两名蒙面人是山本的手下,正如他猜测的一样,山本暗中派出手下潜入神州武馆盗取金创药,结果两名手下未能顺利完成任务。翌日,魏父与叶大爷谈起来自碧草堂的王老板,此人有意进购神州武馆的金创药,叶父态度生硬反对身为师兄的魏父与王老板做生意。

第2集
魏父陪同叶大爷前往天津会见王老板,双方相见在酒楼喝酒洽谈生意,魏父不胜酒力被扶回客房,次日天明魏父一觉睡醒,叶大爷离奇失踪不知去了何处,魏父离开客房四处寻找叶大爷,一名店小二进入叶大爷居住的客房送水,客房空无一人,地面上散落着破碎的碗片,店小二蹲到地上发现散落碗片的地面积有一滩红色液体,伸手一拈似是人体血液。店小二心中升起不祥之感推开眼前的木柜,叶大爷头破血流倦缩在木柜里面已经死亡多时,店小二目瞪口呆发了片刻呆方才魂不附体逃出客房,魏父听到店小二的惊呼声闻讯而至目瞪口呆看着死在木柜里面的叶大爷。警局大厅,杨局长参与高层会议,有人带回叶大爷死亡的消息,杨局长吃了一惊向上级揽下调查叶大爷死亡案件,上级批准杨局长受理叶大爷死亡案件,杨局长是叶父的表弟,叶父与魏父的关系不太好,杨局长假公济私决定替叶父除掉魏父。魏父被警方逮捕,杨局长亲审魏父,叶大爷死得不明不白,魏父情绪悲痛向杨局长讲述前因后果,杨局长认定魏父在说谎。沧州,神州武馆,众人为叶父庆生,两名当地警察登门向叶家的人报丧,叶家的人得知叶大爷死在天津,人人无不一脸鄂然如遭雷击。魏父被关入大牢听侯发落,魏母在女儿魏泽慧的陪同下出门前往寺庙烧香拜佛,母女二人拜完佛依然心事重重,魏泽慧提议带母亲拜访一名姓莫的算命高人。莫先生平时很少接见闲人,魏氏母女有幸获得莫先生接见,莫先生戴着墨镜显得高深莫测,魏氏母女向其问询魏父的安危。天津警方已经锁定魏父是凶犯,叶父情绪悲痛认定魏父正是凶手,魏母觉得其中定有隐情,叶父在魏启明的陪同下前往天津见魏父。师兄弟二人相见话不投机,叶父认定魏父是凶手,魏启明护父心切与叶父产生争吵,警方虽然认定魏父是凶手但还没有找到相关证据,魏启明深信父亲并非杀害叶大爷的凶手。叶大爷命丧天津的消息传回沧州,许多人纷纷猜测幕后凶手做案动机,叶大爷功夫了得按理来说只有他杀人没有人杀他,不过他的死应证了一句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第3集
叶老爷被人杀害,魏父成为杀人疑犯被关入大牢,魏启明深信父并非杀人凶手,叶父情绪激动与魏启明产生争吵。凶手写了一封信给魏启明,叶老爷虽然身亡但没有交出金创药秘方,凶手要求魏启明交出金创药秘方,只要魏启明交出金创药秘方,他的父亲才能渡过危险。凶手杀害叶老爷意在金创药秘方,魏启明将凶手写的信件交给两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建议魏启明利用假秘方引诱凶手现身,魏启明在该警察的建议下于当天晚上与凶手见面。凶手现身向魏启明坦承杀害叶老爷,当时叶老爷与凶手一起喝酒,凶手已在碗中以及筷子上涂下毒药,叶老爷只要一运功便会吐血身亡,凶手提醒叶老爷只有交出金创药配方才能逃过一劫。叶老爷没有被凶手吓倒而是拒交秘方,凶手唤来一名壮男袭击叶老爷,二人在房内过招十数回合,叶老爷因为中毒无法运功吐血身亡。两名警察听完凶手讲述的杀人经过从藏身之处冲了出来,两人以为就此顺利擒获凶手,岂料周围忽然冲出七八名杀手,紧急关头一名头戴斗蓬身穿披风的黑衣人现 身杀掉所有杀手,两名警察欲带凶手返回警局之时,有人在暗处开枪杀死凶手杀人灭口,叶老爷被暗杀一案的线索就此中断。魏启明在两名警察的陪同下返回警局,因有两名警察做证,杨局长释放魏父。叶老爷遗体被运回沧州,虽然警方宣布魏父非杀害叶老爷的凶手,但叶父依然耿耿于怀欲将魏父逐出神州武馆,魏父从大局出发拒绝叶父的无礼要求,叶父只得唤来管家搬出一个木盒,内有叶老爷生前写好的遗嘱,叶父深信魏父是外人定然讨不到什么好处,让他意料不到的是,叶老爷在遗嘱中宣布将武馆转给魏父继承。魏父除了继承武馆以外还获得金创药几味秘方,叶父也获得另外几味秘方,两人只有一起联手将秘方合二为一方能制出金创药,叶老爷希望二人能齐心协力经营武馆。叶父情绪激动要求魏父交还叶家金创药秘方,叶正楠本着公正无私的立场劝阻父亲,他公私分明没有偏护父亲而是尊重爷爷写好的遗嘱,虽然魏家的人非叶家一脉相承的亲属,但毕竟是爷爷生前立好的遗嘱,叶正楠希望父亲与魏父和平共处。

第4集
叶老爷生前将武馆转给魏父继承,叶父情绪激动与魏父发生争吵,杨局长现身劝架,叶父只得同意给魏父继承武馆。叶老爷立下的遗嘱确系亲笔,叶父冥顽不灵认定遗嘱造假,杨局长是叶父的表弟,叶母希望杨局长帮助叶家夺回武馆,杨局长虽然愿意帮助叶家的人,但因为叶老爷亲笔写下遗嘱不便赶走魏父。夜幕降临,魏启明心情失落与叶正楠饮酒,二人没有因为双方长辈发生冲突影响感情,叶正楠当场表示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跟魏启明亲如兄弟,魏启明跟叶正楠的感情虽然深似海,但跟叶父水火不容难以相处。叶父另立武馆招牌驱赶魏父,叶老爷生在遗嘱中只提出送武馆给魏父,没有提起将武馆所属的所有房子赠给魏父,叶父玩文字游戏提醒魏父只能带走原来的武馆招牌,招牌等同于整个武馆的精髓, 魏父带走招牌等同带走了武馆。叶父无礼的要求逼得魏父无可奈何,一部份武馆弟子跟随魏父离开叶家另立门户。叶魏二老为夺武馆成为敌人的消息传遍全城,何二爷在茶馆绘声绘色向闲杂人等谈起叶家发生的事情,叶老爷生前将金创药秘方一分为二,叶父与魏父各持几味配方,两人已经绝裂老死不相往来,叶家的金创药恐怕就此绝迹。众人被何二爷一提醒,人人赶紧争相离开茶馆欲抢购金创药,何二爷早在来茶馆喝茶之时已经购完所有金创药,全城的金创药都在他的手上,他大可趁机抬高价格转售出去。魏父寻找场地开武馆,魏母在女儿泽慧的陪同下带上首饰找沙老板换钱,沙老板出手大方以五百大洋的价格买下魏母出售的首饰,魏母喜出望外向沙老板道谢。开武馆的钱有了,适合练武的场地却迟迟找不到,魏母劝说魏父将武馆开在叶家对面,叶家对面正好有闲置的场地,所以魏父没有必要再花费大量时间寻找新场地。叶父在院落内教弟子们习武,一名家丁回府向叶父报信,魏父在叶家对面开了一家武馆即将开业,叶父听完家丁的话怒不可遏。魏父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场地才将武馆开在叶家对面,叶父却认定魏父是在向他发出挑战,相比之下,叶正楠倒是非常理解魏父的选择,叶家对面的场地一直空闲,魏父在叶家对面开武馆无可厚非。

第5集
叶善群不同意魏鸿生送葬,但魏鸿生不同意,叶善群同意让他送,但只能跟着后面,魏鸿生委屈的同意了。叶善群夫妇坚持称遗嘱的假的,而杨局长并不怀疑遗嘱的事,他提醒二人应该从宅子上下手,叶善群才恍然大悟。启明一个人在喝闷酒,正楠过来陪他,他们也谈起了父亲之间的矛盾,而两个晚辈倒是希望齐心协力将武馆发扬光大。正楠也知道这些年启明过的很苦,也知道自己的父亲经常欺负启明父亲,但他仍然希望跟启明永远都是好兄弟,而启明也是同样的想法,不希望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影响到他们两兄弟之间的感情。叶善群要求家人将金创散全部封存,所有店铺停止外销,并让人将神州武馆的牌匾拆下来,换为氏武馆,而这个大院还是自己的财产,要把魏鸿生一家人赶出家门。魏鸿生不希望叶善群将师父的心血毁了,而叶善群不肯听,还动了手,将他们一家赶了出去。叶二爷又在茶馆里讲起了叶家的这些恩怨,并称现在叶家金创散药方被一分为二,金创散要绝迹了,家里备着的叶家金创散一定会有大幅的涨幅,有人一听说立即离席去买金创散了。而何二爷说自己来茶馆之前已经将天津卫与沧州所有药房里所有的金创散全部买光了。魏鸿生在家自责自己没能跟二师弟一起把武馆发扬光大,还闹着那个样子,辜负了师父的期望,老婆过来安慰他,魏鸿生决定不会放弃,他决定要重开神州武馆及研制出金创散的药方以慰师父的在天之灵。魏夫人支持丈夫的决定,她拿出了她的私房首饰来到当铺准备当些钱帮助丈夫实现报负。当铺的沙老板慷慨的给她出了五百大洋,并不收利息,魏夫人非常感激。魏夫人她们路过莫先生的乾坤居就想过去谢谢他,正好在里面遇到杨小姐,她们进去后要给莫先生些钱做为酬谢,但莫先生却拒绝接受。杨小姐反驳莫先生的言论并要求给她算一卦,但莫先生称自已一天只算三卦拒绝了她。

第6集
杨小姐生气的回到家,父亲杨局长询问为何生气,立即准备打电话派人把乾坤居给封了,她急着阻止了父亲。父亲假装自己会算卦劝她留在沧州不要再出远门。沙先板请了一位贵客到家,而那个贵宾却是日本人山本,他向山本汇报了自己的行动及秘方的现状,也说明了他利用自己商会会长的身份跟魏夫人的接触,山本再次嘱咐他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拿到药方。这时,杨局长也到了,山本介绍了他跟沙老板认识。魏鸿生跟启明商量开新武馆的地方,启明建议了个地方,但魏鸿生担心那个地方离叶善群的武馆太近了,像是挑衅,启明劝父亲不要再一味忍让,他的弟子也这样劝他,鸿生就决定再找找看,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就定下那个地址。叶善群接到报信称大师兄要在他们对面开一个神州武馆,非常生气,正楠立即过来劝他,但父亲根本不听,启明见了正楠兄妹询问了彼此的现状……启明称现在他们一家人住在刘宝平家,而且他们准备重开神州武官,正楠称他父亲也知道了并且非常的生气,而启明更是委屈,妹妹则劝他们二人不要争吵,正楠提醒启明注意他父亲,因为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魏鸿生准备重开武馆,也是为了完顾叶先生的遗愿,但他并不为赚钱,开张也吩咐要一切从简。叶夫人看到神州武馆准备开张,回去责怪叶善群还在悠闲,称魏鸿生在对面开武馆就是为了抢他们叶氏武馆的弟子,叶善群听后非常的生气。神州武馆开张那天,叶善群过来闹事,并大骂魏鸿生是小人,不要大家相信魏鸿生他们。而魏鸿生也不像以往那样对他一味的忍让,对各位讲述了自己的问心无愧,两师兄弟准备用比武做个了断,如果魏鸿生羸了,从此叶氏武馆跟神州武馆井水不犯河水。叶善群输了,生气的回去。

第7集
魏鸿生回去后告诉家人从此两家武馆互不干涉。而叶善群回去却不肯善罢甘休,儿女们都劝他不能失信于人,叶善群决定以后找魏鸿生的把柄再整治他。正楠看到失落的妹妹坐在那里不肯睡就劝她说出了他跟启明的约定,不会因为长辈的事影响到他们的感情,妹妹这才高兴的放下心来。次日,正楠兄妹二人拿着礼物来偷偷的来看魏鸿生,并称是专门过来道歉的,启明并不责怪他们。并说明父亲也想要开药方重新生产金创散。正楠兄妹二人正在谈论希望父亲也将药方拿出来帮师伯正好被叶善群听到,叶善群听说魏鸿生要生产金创散非常生气,他就决定也要开药方制药,但因为叶善群不善于做生意,叶夫人就准备找自己的侄女杨文丽帮忙。杨文丽称自己没经验不肯接受,杨局长就劝她珍惜这个好机会锻炼自己,她才同意。魏鸿生要重开药坊生产金创散,大家都意气风发,干劲十足,并且已经有好几家代理商已经下了好多订单。叶善群找代理商帮他代理他的药,代理商因为已经答应了魏鸿生不同意代理,叶善群就只知道发脾气,代理商就准备走,杨文丽突然进来劝服了他们代理叶家的药,叶夫人非常的骄傲她的选择。叶善群派正楠与文丽去请福伯帮忙,但福伯已经答应了魏鸿生不能接受他们的请求。文丽提起了当年福伯当年被叶老先生所救的事,福伯也感念叶老先生的恩情,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正楠非常感谢文丽帮他们解决了大难题,称要跟她好好学习。魏鸿生收到福伯的信知道了他不能来帮忙,启明生气的要找他回来被魏鸿生拦住,他知道福伯一定是感念叶老先生的恩情才这么做的。正楠去找启明,启明见到他却扭头就走。

第8集
启明转身就想走,正楠追上来问原因,启明将他们抢走胡伯他的父亲一直被针对的事,正楠也忙着跟他解释。茶馆里,他们争论叶善群的还是魏鸿生的药是正宗的,叶二爷再次声明只有叶老先生的配方才是真正的金创散。山本非常生气还没得到叶老先生的药方,杨局长称女儿已经进入叶家药坊,而沙老板也称跟魏夫人有私交,二人称一定会努力找到正宗配方。日本的一家武馆里来了一位美丽的日本女人,一行人交了手之后才被告知是他们的师姐山野会子,而她也是接到山本的命令来执行任务的。两个日本武士在街上遇到漂亮的文丽就心生邪念,要过来轻薄她,文丽将他们训斥了一顿走了,但他们跟了上去劫住了她,正在争执中遇到了路过的启明,启明打跑了两个日本人救下了文丽。文丽感谢启明的救命之恩,启明怕日本人再来骚扰就要送她回去。二人相谈甚欢,也谈起了日本人的嚣张气焰。文丽回去后跟父亲说了自己被人欺负且被启明救的事,父亲告诫文丽因为叶家跟魏家水火不相容,劝她不要跟魏家来往,文丽说她自己能处理好。山野会子秘密会见了杨局长商量着药方的事并给他出了主意。正楠跟启明两人一起喝酒都说自己有喜欢的女孩了,但都不知他们喜欢的人是同一个人。山野会子约见沙老板跟杨局长,她责怪杨局长迟迟没有行动,催他尽快拿到药方。胡伯受伤了,正楠就只能去找他爹亲自配药,他也想从文丽口中探知她的心意但没成功。启明看到了文丽,高兴的想去跟她打招呼,却看到她进了叶家药坊。自己就在门口等了会。叶善群配了药后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启明,启明看到了他正准备离开,却被叶善群叫住,骂他们父子是白眼狼。

第9集
叶善群骂启明是来偷他们的药方并打了启明,这时文丽来了劝开了他们。启明在树林里失落,文丽来劝慰,也道出了自己的为难。启明希望不要影响她在叶家的工作,并希望他们还是朋友。启明喜欢文丽但是想到正楠也喜欢她自己很是为难,就回去想转着弯问妹妹的意见,但还是不知怎么办。叶夫人跟叶善群说有一个大生意要他去谈,先暂时把生意武官交给正楠并再三交待正楠药方不能告诉任何人。正楠跟启明一起喝酒,正楠跟启明说家里有一个女孩在帮他,他喜欢那个女孩,而启明也暗自提出有可能别的男孩也会喜欢她。正楠请启明帮他去洪老板家取药材,正好启明也顺路就一起给他取了过来。莫先生原来不是瞎子,同事告诉他自己的钱还有多少,他让把这些钱送给正打仗的战士。同事也告诉了三个算卦的人的背景,莫先生让他多关注叶家跟魏家的事,他希望有机会将他二人能凑到一起。赵三虎因为要发大财非常的高兴,因为三省小麦欠收,准备发国难财。突然来了一个蒙面黑衣人,劫走了他所有的黑心钱然后偷偷的分发给穷苦人家,而这个黑衣人就是莫先生。莫先生收到义勇军的一封信说明了日本人要抢金创散秘方,希望他能帮助叶魏两家保护好秘方,绝对不能落到日本人手里。有人吃了叶家的金伤散中了毒纷纷来找叶家闹事,幸好有文丽做了安抚让他们先去看病。然后跟正楠一起去调查,并一起去核实药方,这时父亲回来了,询问情况并称要自己跟正楠一起核对。叶善群发现配药的马钱子有问题,就去找洪老板问个明白,当他得知是启明帮他带的药,叶善群立即咬定是启明搞的鬼,就带人来到魏家找他们的麻烦,正楠称是自己让启明带的药不能说是启明换了药。

第10集
叶善群一口咬定就是魏鸿生跟启明二人所为,根本不听魏鸿生的解释,并声称要将神州武馆给拆了,这时,杨局长带人来了,将魏家父子二人带回了警察局。杨局长又秘密会见了何野会子与沙老板,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安排的,他们准备对付了魏家后再对付叶家,一定要将药方拿到手,杨局长提起自己已经将药材商洪老板藏了起来,等风声过后就再送他走,何野会子听后神情有些不对。莫先生知道洪老师突然失踪,知道他是这个案子最大嫌疑人,就暗自跟踪了跟洪老板有私情的小红找到了洪老板,当他正逼问二人到底是何人指使时却突然出现一个黑衣蒙面人将他们二人杀死,莫先生跟她过了招,那人受了伤后抛下一颗烟雾弹后逃脱。何野会子受伤后回到道场,师哥询问她是否是为叶魏两家的金创散有关,并交给她一封从东京来的信,信上那人称自己也会很快到沧州,何野会子非常的高兴,她请师哥帮她找到那个跟她交手的人。莫先生推测那人就是何石道场的何野会子,就让同事暗自给警察线索,高队长把这些线索高兴的跟杨局长汇报并准备去何石道场调查时却被杨局长阻止,并称要自己亲自接手这个案子,不让他再查这个案子了。杨局长找到何野会子责怪她擅自作主将洪老板杀死并且留下线索让他很麻烦,而何野会子态度强硬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二人发生了争吵,沙老板从中调解,杨局长拿人钱财,不得不忍气称再找个两全的对策应付。魏夫人跟女儿向警察求情想去探望魏鸿生他们父子却被警察告知杨局长亲自交待过他们二人不能见外人,魏夫人苦苦哀求,正遇到杨局长跟杨文丽,魏夫人就跪下来求杨局长放了他们。杨文丽回家后也一直求父亲放了他们,但杨局长只同意放魏启明,坚决不肯放魏鸿生。警察来放人,却得知只能放魏启明,他们父子也很是不解,并得知放魏启明还是文丽求杨局长才得以放出的。

第11集
启明请求他们把父亲也放了,魏鸿生劝他赶快回去避免家人担心,启明出去后见到在外接他的文丽,他非常的高兴拉住文丽的手感激她的帮助。正楠也来接启明正看到他们二人手拉着手,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启明希望他不要多想,不希望因为一个女孩子影响他们兄弟间的感情,而正楠并无任何责怪,他本来就没跟文丽表白,她有选择的权利,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师伯出来。启明跟正楠听高队长透露的消息知道是日本人干的,二人决定去夜探和石道场查出些线索,二人听到何野会子正跟师兄谈话,这时突然被日本人发现,双方打了起来,后来正楠他们占了下风,关键时刻突然蒙面侠莫先生出现救走了他们,并警告他们以后不准再这么鲁莽。正楠回去后告诉父亲这一切都是日本人干的,但被叶善群骂一顿,坚持把这些责任都推在魏鸿生身上。跟叶家合作的商家一起来找正楠要求他们赔偿他们因金伤散损失的费用,正楠非常的生气他们在叶家危难时不但不帮忙却落井下石,而文丽急忙打圆场称会赔给他们,他们要求七天内还钱。叶善群听说要他们七天内还钱,气的称一定是魏鸿生在背后捣鬼。他希望夫人能将首饰拿出来当了先保住祖屋,但她死活不同意。杨局长突然拿出一个镯子称是魏鸿生送给小红的,目的是让小红给洪国全吹枕边风,指使洪国全跟他合作,魏鸿生认出了那个镯子是自己送给小女的礼物。启明急忙去问母亲那个金镯子,母亲称是拿去当铺了,并立即去找沙老板,但看到里面却没有那个金镯子,而沙老板却再三保证自己的信用,母女两个只能不解的离开。启明跟正楠说了这事,并认为那个沙老板有问题,正楠回去后却正好看到沙老板在自己家称要跟他们合作。沙老板跟会子一起得意他们的安排,他们称叶家一定会同意合作,要再安排商家去讨债让他们没有退路。而叶家父子两个不同意跟沙老板合作,魏夫夫却非常支持,她根本不知道沙老板就是日本人,他们对药方是志在必得。

第12集
日本人对药方志在必得,而沙老板也利用自己商会副会长的身份让各家银号都要借钱给他,他们要逼的叶善群没任何退路不得不跟他们合作。叶夫人不舍得自己荣华富贵的生活,一直不停的念叨要求叶善群跟沙老板合作,在她眼里药方并不重要,把叶善群气的要打她。杨局长称要把喂鸿生押到天津审问,交说他这次牢是坐定了。正楠正在药坊里伤感现在的困境,文丽过来安慰。他们一起去跟启明喝酒,他们谈到了那个沙老板,启明出正在想办法救出父亲。文丽知道父亲又要来跟沙老板吃饭,她也要去见见这个沙老板。她直接指出了沙老板用魏夫人当给他的镯子,并对他进行了言辞指责。杨局长回去后指责女儿的不当行为,要求她给沙老道歉,但文丽坚称自己没错,不肯去道歉。杨局长回忆起了自己当初犯了罪走投无路,被自己的久病的夫人顶了罪,自己才得以逃脱。他又找跟他合作的汤局长借钱救夫人,但他却不同意,而女儿也因为夫人的事一直恨母亲。文丽告诉启明自己见过了沙老板,探知他是为了叶魏两家的药方。启明跟启凡拿了些礼给高队长,希望能见见父亲,他们见到了父亲告诉了沙老板的阴谋,他非常着急,就准备先想办法帮叶家保住药方。务必不能让师父的药方落入日本人的手里。他让启明回去跟二娘商量筹钱一定要把钱借给叶家去保住药方。启明回去跟二娘商量,二娘知道如果把钱都给了叶家自己丈夫就没办法救出来了,但她知道丈夫决定的事是绝对不会改变的,她准备将自己家留的那块地给卖了筹钱。魏夫人决定卖地的事被万事通叶二爷知道了,就在茶馆里跟两个人讲了魏夫人要卖的那块地,问他们有没有想要。

第13集
何二爷在茶馆里讲了魏夫人将自家祖地卖了帮丈夫打官司的事,被莫先生的手下听到。莫先生听手下汇报河野会子跟沙老板见了面,就联想到他们是一伙的,为的就是叶魏两家的药方。莫先生听说魏夫人把祖地卖了帮丈夫打官司,并且叶家也筹不到钱,莫先生自己要想办法帮他们保住药方。叶夫人又劝叶善群跟沙老板合作,文丽过来劝他们不要答应,叶善群正在为难,就来了一大群要债的人。一伙人正在闹着,沙老板就带着钱过来了,并带了跟叶善群合作的合同,称只要他签了,这钱就马上是他的了。叶善群十分为难,而正楠正在魏家等着魏夫人的消息,这时,魏夫人回来了,称钱凑齐了。叶善群马上就要按章同意了,正楠突然过来阻止了他,他拿到钱了,叶家非常的高兴。父母正赞扬儿子有本事,却得知是魏夫人借的钱,不肯相信,怕他们对叶家有所要挟。坚持认为魏家没安好心。河野会子责怪沙老板的计划又失败了,他实在想不通叶正楠哪来的那么钱。就决定决不能让魏鸿生逃脱。启明跟正楠一起去看魏鸿生,他也支持儿子这么做,并希望他们能携手合作,他们在回去时又遇到了那个蒙面大侠,他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日本人为得到两家的药方而设计的,并称自己有办法救魏鸿生。沙老板要求杨局长将魏鸿生给杀害,而正楠也一直劝父亲要救救大师伯。魏鸿生马上就要被送到天津了,一家人别无他法准备去送送他。一家人生离死别,依依不舍,魏鸿生对家人一一做了交待。魏鸿生上了囚车,突然叶善群过来对杨局长称是自己家人不小心弄错了,跟魏鸿生没关系,自己要求消案。杨局长立即打电话给沙老板说了此事,之后就告诉魏家人暂时还不能放魏鸿生,还是要送到天津审问。河野会子跟沙老板商量要在囚车运送路上了结魏鸿生,那两个杀手刚一出来,就有人来报告了莫先生。莫先生知道魏鸿生一定有危险,就决定立即前去救。日本人果然在半路埋伏要杀魏鸿生,幸好被莫先生解救将他带走了。杨局长得知囚车被劫,非常生气,高队长称可能是土匪干的,他又去责怪沙老板安排的人办事不利并说明了不要少他的钱。

第14集
魏家人听到消息是青牛山的土匪劫了囚车,非常着急,也非常担心。突然启明拿到一封信说父亲是被蒙面侠给救走了,一家人非常高兴。启明来报告了二师叔,叶善群得知魏鸿生没死,其实心里是高兴的,但他没表现出来,启明希望叶善群能去天津帮父亲销案。但叶夫人却坚决不同意并以死要挟叶善群不准去,但叶善群执意要去,叶夫人就又哭又闹。启明跟启凡去找到了父亲的藏身地,并从父亲那里得知这劫囚车也是被日本人所为。他们谈起了蒙面侠的屡次出手相助及师叔去天津销案的事,父子都非常高兴。高队长在路上看到黄三斤来看母亲,他原来被劫去了青牛山上,杨局长听说过要亲自去审。黄三斤称是有人要杀他才逃跑的,并说出了是蒙面侠救了魏鸿生的事。他说完后就被杨局长给勒死了。突然有人来报黄三斤自杀了,杨局长假装非常吃惊,称他招的结果是被青牛山的人给放了。杨局长告诉了沙老板这个消息,并责问他的手下办事不利。沙老板让杨局长去查蒙面侠。河野会子听说后非常的生气,也决意一定要让他死。天津的销案成功了,叶家告诉了杨局长,杨局长也很无奈,他们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魏家。魏鸿生终于回家了,魏夫人温柔贤惠的照顾他,给他补身子,魏鸿生非常感激夫人为她做的一切,他们夫妻二人也感激叶善群的帮忙。魏家夫妻二人拿了礼物去看望叶家,希望能化干戈为玉帛,但叶善群还没有完全放下心中的仇怨。但魏鸿生的一番苦心相劝,让叶善群陷入了沉思,他们师兄弟二人决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药方落入日本人手里,叶善群本地是善良的,也承担父亲的愿望,也拥有着民族大义,尽管他对魏鸿生还是没好脸色,魏鸿生还是挺高兴的。

第15集
高队长跟大富说起了局长对这个蒙面侠非常的在意,一天问好几遍,但现在百姓都把蒙面侠当神,不知道如何糊弄。他们看到了正楠跟文丽在街上免费发放金伤散但大家都不要,就过来安慰了两句。河野会子称自己已经想到了如何抓蒙面侠,杨局长也又来询问高队长关于蒙面侠查的情况,知道他们什么都没查到,就给他们支了个招叫引蛇出洞。他们故意将蔡老爷的宝剑被日本人抢走被害的事散播出去,莫先生听说后果然要出手惩治日本人,而高队长带人提前在日本道场里设下埋伏。莫先生被日本人引入了埋伏圈,道场的人不是对手,河野会子放了暗器将他射伤,莫先生拿着丢失的宝剑冲了出去。但一冲出去就又遇到了警察的埋伏,他只好放了一颗炸弹后逃跑了,警察紧追不舍,莫先生带着伤回到了乾坤居,称自己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警察在外找了一夜也没找到,就想找莫先生算一卦,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蒙面侠,英先生同意他进来。莫先生以前看过高队长的资料,他进来后莫先生说了高队长详细的身世并告诉他他要找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了,再找也是徒劳,高队长觉得莫先生算的太准了,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高队长回去给杨局长汇报,杨局长特别生气,要求他们再去找,不然就要卷铺盖走人,这时,沙老板让人送来了河野会子画的蒙面侠的画像,高队长跟大富看了后,大富突然冒了一句跟莫先生有点像。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局长觉得这个莫先生非常神秘,他决定要亲自会会这个莫先生。杨局长带着高队长和大富来到乾坤居,硬闯了进来,杨局长问了莫先生关于盲派算命的方法,莫先生说的头头是道,他又走到莫先生的身后拿抢指着他,并让他站起来转过身,莫先生听到了他掏枪,但他假装不知,按杨局长的要求去做。杨局长见他果然这么做了,没试出来什么,就把枪放了回去,并称下次过来一定让他给自己算一卦。

第16集
杨局长走后,莫先生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杨局长被日本人收买了。文丽跟正楠出去送药但效果很不理想,药坊的伙计们看生意这个样子干活的积极性很低,药材商都是要现金提货,还欠魏家一大笔钱,这些让叶善群非常的为难。有地方发生地震,魏鸿生希望叶家能拿药去赈灾,他让启明告诉了正楠,知道正楠要把药全都捐出去,叶夫人把正楠大骂了一顿。这时,叶善群出来问情况,倒时非常支持正楠的决定,这样可以为药坊挽回声誉。何二爷又在茶馆里谈起了叶家准备送药赈灾的事,他们认为是魏家的药不如魏家的药才不拿出去丢人,被在茶馆里的启凡听到了,将他们大骂了一顿。启凡在路上遇到一个打听神州武馆的日本人,他还不知道叶宗寿已经死了,两人准备过下招,结果启凡根本不是对手,他就把那个人带回了武馆,但武馆里的人去他来拜师学艺的事非常反感,但那个日本人非常的尊敬魏鸿生还跪下来让他收自己为徒弟,他就是竹内君,他也是制药家族,得到过叶家的金创散觉得非常的好,就希望来学艺。但被他们撵了出去。这时,几个日本人又在街上调戏妇女,被竹内阻止并对他们的行为感到羞耻,双方准备动手时被会子与师兄前来阻止,会子见到自己思念已久的到来非常的开心,热情的招待了他。竹内称自己是希望到叶魏两家学艺,会子希望他能住在道场,但竹内并不愿意,他怕中国人对他有更深的误会,会子给他安排了一个非常舒服的住所,并称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竹内君。竹内又去叶家拜师,但被叶善群狠银的骂了出去,竹内失落的出去,叶小姐出来告诉他无论如何父亲都不会收他为徒的,但竹内并不准备放弃,一定要用诚意打动叶善,他走到叶家大门口跪下等。正楠告诉了叶善群那个日本人还跪在门口,但叶善群因为父亲的死对日本人是恨之入骨,这时外面下起了大学,叶小姐拿着伞出来了,劝他赶紧回去并告诉他是日本人害死了她的爷爷,再三劝他回去,她把伞给了竹内让他回去了。

第17集
河野会子来看竹内君,发现他感冒了,他非常感叹自己不能在叶魏两家学习制药。会子在旁安慰他。竹内君睡下后,河野会子回忆起了自己因为喜欢他而被他父母赶出家门的事,她非常的恨竹内的父母。启凡在路上捡到一个钱包,花文是日本图案,启凡坚持要找回失主,看到河野会子去追过去问是不是她的钱包,会子一回头启凡就看迷了,还口口声声称这个女人太漂亮了。师兄还是劝会子不要对竹内君再有希望,但会子称如果她拿到药方她就会成为竹内家族的恩人,到时候,他们不但不能瞧不起她,她还要将他家族给握在手里。师兄称现在得到药方阻碍还非常大,特别是蒙面侠,会子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拿到药方。因为启凡跟何二爷争论称魏家如何帮助叶家,让魏鸿生把启凡大骂了一顿还要带着他去跟叶善群道歉,这边,叶夫人就在添油加醋的跟叶善群说了外面的谣言,又趁机将魏鸿生骂了一顿。叶善群在茶馆里果然听到何二爷他们在讲着他的事,把他气的要打何二爷,他在路上遇到启凡就将启凡打了一顿,警察过来阻止了他,劝他不要跟孩子一番见识。叶善群生气的走了,会子过来帮启凡擦了嘴角的血,启凡再一次迷了情。叶善群回去后嘱咐正楠好好练武,准备让他参加沧州武术大赛,并要求他一定要夺到擂主。会子让沙老板催杨局长尽快解决了蒙面侠,并再次商量如何得到药方,会子说起了自己认识了魏家的儿子启凡,准备把他作为一颗棋子。魏鸿生跟徒弟们讲起了这个擂台赛,启明主动要求去打擂,他说想当擂主,证明魏家并不比叶家差,但魏鸿生说练武不能为争名利,他宣布这次擂台赛神州武馆不参加了,这让大家非常的吃惊。启明更是苦恼,练武都没了兴致还一肚子的火,这被魏夫人看到了,她去找了同样苦恼的魏鸿生,说他不让启明参加擂台赛是为了叶家。

第18集
魏夫人说魏鸿生这样做是希望把擂主让给叶家,他说师父把武馆与药方都给自己是师父偏心,本来就应该是叶家的,并说启明练武急着想拿擂主,这思想不对。但夫人告诉他启明这样做也只是想表现一下自己,这很正常,魏夫人的善解人意让魏鸿生非常的欣慰。正楠跟启明见了面,两个都非常苦恼,启明是苦恼自己想去打擂,但父亲不让去,而正楠苦恼自己不想去,父亲却逼自己去。正楠劝启明但没用效果,他就请文丽帮忙劝启明,文丽一听说就去找了启明,二人见面非常开心,文丽还给启明带了些吃的。日本人的和石道场也接到了打擂的邀请,他们还大言不惭的称沧州没有他的对手,启明当时就想冲出去,被正楠拦住了。魏鸿生听说了日本人的嚣张,他改变主意了,同意让启明去参加擂台,启明听说过非常的高兴。沙老板会见了会子与师兄井上,说他有一个计划,让井上在擂台上故意输了,他准备利用正楠与启明是年轻人,他们肯定会争强好胜这个弱点,拿到药方。启明在树木里练武,井上带人来挑衅,启明跟他打了起来,但启明不是井上的对手,被打的不轻还被按在地上羞辱。启明非常的羞愧与生气,他跑到酒馆里喝闷酒,沙老板过来告诉他如果他想赢得擂台赛他有办法,但是条件是要得到魏家的药方,但启明拒绝了,赢要赢的堂堂正正,输也要对得起父亲与师爷爷。会子得知魏启明没有同意,认为沙老板的计划落空了,但沙老板称魏启明当时是醉酒状态,还有机会,同时他准备再去找找叶正楠。竹内准备去还倩倩的伞,正好遇到出去购物又淋了雨的叶家母女,他高兴的把伞还给了她,但叶夫人知道他是日本人非常的反感,并称如果他想要药方要拿出一百万大洋。倩倩又偷偷回去告诉竹内母亲开出这个天价只是为了吓唬他,就算他真的拿出来叶家也不会把药方传出去的,他们在一起说话被会子看到了。竹内回去后看到会子还在等他,会子问了今天出去玩的怎么样。

第19集
会子得知是见了叶家小姐,急忙问她能不能帮忙拿药方,竹内说拿不到并准备回日本了,会子急忙告诉他还有机会,沙老板正在准备收购叶魏两家的药坊,到时他就可以得到药方,并安排了竹内到商会工作,竹内非常高兴。竹内见了沙老板,得知他的确计划收购叶魏两家的药坊,但没那么简单,竹内感谢沙老板给他工作机会。莫先生问了手下现在日本人的动静,还有擂台赛叶魏两家是派了哪个参加,听说新来了一个日本人,他让人去帮他查清楚这个日本人的底细,自己准备出去查看沙老板到底有什么计划。启明心里很难过,在家里打沙袋出气,文丽跟正楠来看他,也没见他们。沙老板又找了叶正楠吃饭,想给他一些钱但正楠没收,他又问正楠想不想当擂主,他可以让井上输给他,但要叶家的药方。结果叶正楠又是坚决拒绝,被沙老板安排人围住打了起来,这时,蒙面侠又救了他,并想指点他的武功让他打赢擂台赛,正楠十分感激,但嘱咐他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教他武功的。文丽来找启明还是没见到他,就给他留了一封信,二娘也劝他要好好的把握文丽。倩倩看到启明跟文丽开心的一起出去了,心里很失落,在路上正好遇到竹内,二人又聊了起来。听说他在给沙老板当助理,倩倩非常的反感。文丽带着启明一起去看正楠练功,启明发现正楠的武功已今非昔比,很是吃惊。得知是蒙面侠教他的,启明有些不高兴。启明送文丽回去,杨局长热情的留他在家喝茶,他把文丽支了出去,就将启明羞辱了一顿,称他给文丽提鞋都不配,并警告他以后不许跟文丽来往,启明告诉他自己终有一天会出人头地,让他看得起他,然后不开心的走了,文丽不知就里。启明回去后又想起了沙老板跟他说的话,心里似乎有些动摇了。文丽偷偷的问下人到底父亲跟启明说了些什么,知道父亲对启明说的话,文丽非常生气,就准备立即出去找启明,被父亲拦住,但文丽一定要去。

第20集
文丽坚持要出去见启明,父亲坚持不同意,杨局长称是告诉了启明向文丽表白被他言辞拒绝了,父女两个吵了起来。莫先生一直偷偷的教正楠武功,希望帮他打赢擂台赛,莫先生称他是因为发现正楠心地善良,也会为他人着想。正楠希望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好报答他,但莫先生没有告诉他,只希望他能做个像他爷爷那样的人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文丽来找启明告诉他不管她父亲跟他说了什么都不是自己的意思,启明他希望证明给杨局长看他配得上文丽。启明给父亲送账本时看到了一个小箱子里装的药方,他犹豫了一下想去拿,被父亲发现,他就问了父亲什么时候可以教他配药方,但父亲说要等自己走了之后才能传给他。父亲出去后,启明心里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拿那个药方跟沙老板交易,他担心药方落入日本人手里,同时又希望得到擂主证明给杨局长看以早日跟文丽在一起。正楠的武功进步非常的快,连父亲都非常吃惊,正楠只说是想发扬爷爷的武功,父亲鼓励了他。沙老板见计划失败,又开始联络杨局长一起攻下启明。沙老板在酒馆见了魏启明,沙老板称可以帮他打败井上,并教他可以动些手脚打败叶正楠。但魏启明再次拒绝了。会子故意引诱启凡看她换衣服,并借机让他请自己吃饭,表现的非常亲热,并要请启凡教她武功,会子假装自己不会武功,很认真的学习的样子,这让启凡非常的有成就感。回去后就是一副傻咧咧的一直笑,母亲来问他他也不说,把母亲弄出去后又开始傻笑。竹内问沙老板收购药坊的事有没有进展,而沙老板想让竹内代替自己去参加商会会议,他这样做是为了不让他发现会子与魏启凡的事。竹内在路上又遇到了倩倩,告诉她自己要离开沧州一段时间,并称他在沧州只有她一个朋友,倩倩还是很反感他为沙老板工作的事。魏家那位小姐看到倩倩跟日本人在一起,就询问她到底跟那个日本人有什么关系,并非常的着急希望她不要跟他接触太多。

第21集
魏泽慧赶紧回去告诉了启明倩倩跟日本人走的很近的事,主要是因为他跟文丽走的太近对倩倩的打击太大,希望启明能帮帮倩倩。启明每天吃了饭就出去练武,母亲有些不理解,而今天是倩倩的生日,她心里有些难过,以前都是启明,哥哥,泽慧他们跟她一起庆祝生日的,这时,她听到外面有动静,开窗后发现是启明拿着礼物来找她,立即非常的高兴,看到启明的衣服挂破了马上要帮他补。茶馆里正热火朝天的谈论着这场擂台赛,大伙都认为擂主一定是在叶魏两家,而高队长则认为是日本人井上赢,他们还打了赌,魏启明过来告诉高队长现在叶正楠有高人指点,而这个人就是蒙面侠。高队长化妆成乞丐告诉杨局长他们跟踪叶正楠发现了蒙面侠,立即有人通知了会子,而杨局长立即安排了大追捕,会子非常高兴并跟师兄一起赶了过去,文丽从父亲那里得知他们找到了蒙面侠劝父亲称蒙面侠是好人,但父亲肯定听不进去。叶正楠发现了外面来了好多警察,立即让莫先生先走,警察又一次把人跟丢了,就封锁街道进行搜捕。文丽急的来找启明帮正楠,但启明却拒绝帮忙,他说自己也做不了什么。文丽生气的回去了。杨局长正在进行抓捕行动,会子与井上也过来帮忙,他们包围了正楠练功的院子,但叶正楠称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练功,根本没有什么蒙面人,莫先生给了一对老夫妇一笔钱让他们重新买一座房子,然后他们故意放火引起混乱,杨局长与会子发现有问题,立即带人去追捕。同时,莫先生手下也扮作蒙面侠的样子去打劫了赵三虎想吸引警察的视线,回去后发现莫先生已经安全的回来了。警察审问了叶正楠问他到底有没有帮助蒙面侠,但叶正楠一口咬定并不认识什么蒙面侠,这时,警察接到报案赵三虎被蒙面侠打劫,高队长非常的不解,只能去报告了杨局长。杨局长不相信赵三虎的话,责问高队长是否确认蒙面侠跟叶正楠一起练功,高队长才说出了是启明告密的,文丽非常吃惊,但她劝父亲没有什么证据,这时叶家夫妇也过来了,又吵又闹,杨局长不得不放了叶正楠。

第22集
叶善群责问叶正楠他跟蒙面侠认识多久了,但他说自己根本不认识蒙面侠,叶善群非常生气,他不希望家人跟这些人有来往,正楠跟父亲说了蒙面侠的屡次相救与指点他武功的真实情况,但刚愎自用的叶善群坚持要求儿子以后不允许跟他再来往,还罚他跪在爷爷的灵前反思。沙老板问杨局长为什么要放了正楠,杨局长说他要放长线钓大鱼,他已经派人跟踪了叶正楠,一旦他跟蒙面侠接触就可认抓到他。文丽借机张老板要跟叶正楠谈生意,叶善群才把正楠放了出来,正楠感激文丽的帮助,他相信启明不会出卖他,因为他们是最好的兄弟。文丽去找启明,指责他去告密,害正楠,但启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他认为一切都对他不公平,他立志一定要出人头地,让杨局长同意他跟文丽在一起,这让文丽非常的担心。莫先生还是想出去教正楠武功,因为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了,这时,叶家门外有多人盯着正楠。莫先生悄悄进去接着指点正楠武功,他们的对话被在外的叶善群听到,他冲了进去,他指责莫先生不该教儿子武功并称自己的武功才是正宗的,于是就要求跟莫先生比试,但莫先生称他跟叶先生比试不是为了比哪个武功高,而是为了让正楠看到天罡拳的威力。比试结果如料想的那样,叶善群根本不是对手,莫先生走后,叶善群非常的失落,并真正的佩服莫先生的武功造诣,他终于支持儿子与莫先生学习武功。启明急着想提高自己的武功,到处找人斗,但父亲劝他这样的办法不行希望他不要太着急。启明发现通过加强练功没办法那么快提高,就想通过另外的方法,他请正楠一起去喝酒,但却发现有人盯他们的梢。井上知道沙老板没从他们身上换了药方,就准备在擂台上对他们二人下毒手,会子说自己手上还有一个魏启凡,一定会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会子去见了魏启凡并高兴的带他去见了自己的几个朋友。

第23集
会子的几个朋友拉着启凡要一起打牌,启凡不会,会子在一旁当老师,启凡一下子赢了不少钱,他高兴的买了糖回去请家人吃擂台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各家武馆都派出了人员参加,赛前井上就跟启明与正楠语言上各不相让。文丽问正楠关于比赛的情况,得知启明看起来很有信心,就很奇怪他的自信从何而来。倩倩来给启明送被过的衣服,启明说他跟井上一组,这一场他肯定输定了,他又抱怨起了对自己的不公平,心情不好就准备跟倩倩出去走走,刚出去就碰到了来给启明送桃木牌的文丽。倩倩借故要离开,启明故意拦做她要跟她一起去走走,文丽失落的走了。启明不停的喝闷酒,倩倩安慰他,他就把自己心里的苦闷都告诉了倩倩。然后倩倩抱着他二人都泪流潢面。倩倩把喝醉的启明送到家自己就失落的回去了。她回去后跟哥哥商量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启明的。比赛开始了。井上招招狠毒,不惜要人性命,魏夫人听说后非常担心启明的安全,魏鸿生也怕启明丧命就让启明不上擂台,但启明却称这样会给武官丢脸,坚决一定要上擂台。叶善群也非常生气日本人的嚣张,恨不得亲手上去把他打趴下,而正楠最担心的是启明会被井上暗害,正楠知道启明的脾气他一定会上擂台,文丽希望让他父亲来阻止擂台赛,但叶善群称这样也无济于事,只能让启明自求多福,在外面的倩倩听到后心里非常担心。启明正好来找倩倩,正好看到她在那里担心,倩倩劝启明不要上擂台,但启明不同意,他说他有一个办法,他知道井上那伙人在酒楼喝酒,想让倩倩通过竹内把一瓶酒给他们送过去,倩倩本不愿意,但她又实在不忍心看到启明死在擂台上,她就同意帮忙了。她拿着酒找到了竹内,并把这酒送给了竹内,竹内非常的高兴还对她非常感激,他也对井上在擂台上的所作所为感到惭愧。倩倩又说想让竹内请她吃饭,她把地点选在了井上要去的岳夫楼。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评论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相关花絮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同类电视剧
    你的传奇之危机四伏相关明星

    剧情分集屋致力于提供最新电视剧剧情介绍 、电视剧分集剧情明星个人资料 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剧情分集屋版权所有